香港报马最快的速度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报马最快的速度 >
公知汉奸马立诚跪舔日本在香港被爱国青年暴揍
发布时间:2021-07-22

  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副主任、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凤凰卫视评论员,1998年出版的书籍《交锋》,发行至今已经售出两百万本之多,一个有着这样辉煌履历和响亮名头的人,是怎样一步步成了汉奸?

  1946年,马立诚出生于中国南京。南京,马立诚一生所有的转折点可以说都和这里离不开关系。小时候的马立诚,勤奋好学,始终在学校内保持着自己优秀的学习成绩。但是在高中时期,马立诚遭遇了我国文化历史上的一场浩劫,这是我们每个中国人难以言说的痛苦。在这场动荡中,马立诚也惨遭批斗,受到了迫害。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和他后来背叛祖国,转而投向日本的怀抱一事有没有关系,但若是推测,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1977年,漫长的时光过去了,高考制度又重新在中国恢复,知识分子可以重新通过这种办法,进入校园,再次深造。马立诚自然也是抓住了这次机会,得以进入大学学习科学文化知识。

  凭借着自己文字上的天赋,马立诚成功地在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中国青年报的评论部担当一名编辑。因为他出色的工作能力,马立诚在自己的这条文字之路上,可以说是走得十分顺畅,不久之后,马立诚就被调去人民日报担任主任编辑。

  在1998年,马立诚人生的有一个重要年份,在这一年里,马立诚出版了为他自己赢得最多赞誉的一本书——《交锋》。

  这本书的出现,毫不夸张地说,它填补了我国反对主线表达的空白。《交锋》这本书,是我国第一部以反对为主线的力作,马立诚继承了当时的领导同志在发表完“南方谈话”之后,破除我国“姓社还是姓资”的决心,在这本书中,马立诚以要求继续推进改革开放的步伐,有力的回击了当时大部分的左倾思想。

  在这个混沌的时期,大家都不清楚未来中国的道路究竟要通往什么方向,这本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承担了一个支持当时领导同志改革开放的作用。

  这本书对于当时我国推进改革开放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在它出版之余,就引起了我国政治文化圈层内相当多的文化人物的关注,甚至当时时任海协会会长的汪道涵,在宴请宾客时,还会向他们推荐,并且邀请他们共读这本书。

  万里同志也因为这本书而接见了马立诚,并且赞扬之意不言而喻,甚至公开发表说:“没有这本书,就没有我们的改革开放。”这本书的重要程度可以算得上是我国文化政治表达的一个里程碑。

  而马立诚本人也因为《交锋》这本书而被美国的《亚洲周刊》评价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五十人之一。

  如果马立诚就止步于此,也没什么不好,他的人生已经比大部分人要出色的多,可以说是大部分搞学术的人都没办法达到的一个地位,但是他没有。

  就在马立诚被人民日报派去日本交流期间,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促使他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回国后的马立诚,思想政治觉悟已经出现了问题。恐怕是任谁都想不到,现在已经不是战争年代,而是和平年代,怎么会还有这种调转枪头向着自己人的汉奸呢?

  最开始人们还不大注意,直到2002年的时候,马立诚公开发表了《对日关系新思维》,就在人们以为这又是一篇重要作品的时候,事情开始不对劲了。

  在这篇文章里,马立诚对于中日关系的探讨可以说是完全违背我国的民族观念,就在那个互联网不甚发达的年代,马立诚这篇文章都在国内引起了激烈的讨论,甚至是对于中日两国关系长达十年的激烈讨论。

  这只是马立诚第一次暴露自己的想法。后来,当时正是中日两国关于钓鱼岛的归属问题,而国际关系紧张的时刻。马立诚却站出来混淆视听,说中印边界的争端领土相比起钓鱼岛而言更大。所以,我们不应该过多的关注钓鱼岛这件事情。

  作为中国一个有着重要影响力的文人都能发表如此言论,日本国内有人看见马立诚这种对于国家领土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开始假借这个机会来对自己国家在二战期间做出的残忍酷刑来进行开脱,这使得部分日本人更是猖狂而没有畏惧。

  除此之外,马立诚更是在自己的书中攻击那些抗日战争中的民族英雄,甚至还夸夸其谈,说爱国的都是暴民;说完这些话,他自己还不满足,甚至还要到处吹嘘日本的军事强大,中国还应该以日本为中心来建立合作关系;种种这些,细数来,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恐怕还是这件事情,那就是他还四处奔走,为大汉奸汪精卫进行“平反”洗白。

  就这桩桩件件事情之后,人们更是彻底地摘下了,原先对于马立诚的知识分子滤镜,发生了种种事件之后,人民日报早就将马立诚辞退。在内地的马立诚找不到自己的立身之所,于是只能悻悻地逃向香港,在香港的凤凰卫视当起了评论员。但是这并没有让马立诚过得好,香港的部分爱国人士更是抓住机会,在大街上围追堵打了马立诚一通。

  我一向是不赞同用拳头对一个人进行批判的,但是在了解到了马立诚的相关发言之后,也是能够理解香港青年对其抱以老拳的这种行为,并不是素质低下的表现,只怕也是出于一种忍无可忍的爱国之情,这种义愤填膺是可以理解的。

  而马立诚的老东家,凤凰卫视,对于此事也并没有展开追究,不过是淡淡一句话就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而已:本台特约评论员马立诚在中环地区遭到爱国青年狂殴。

  港媒讲话一向直白,“狂殴”二字不仅仅是描述事实了,话里话外更是充满了对于马立诚的不屑,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好像才终于发现自己在中国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了。

  马立诚这才终于放弃中国,看清这里早就不欢迎,他这种数典忘祖,背叛历史之人。他于是转而向自己早就神往已久的日本而去。

  在日本早些年的时候,马立诚可以说是过得相当不错,他被日本的东京大学聘过去当了研究员,甚至还被北海道大学聘为了特别教授,大量的日本右翼人士也将他奉为自己的座上宾。

  而马立诚呢,他自己作为一个南京人,一个在抗日战争中深受日本帝国主义迫害的地方,他不仅不想着如何让日本承认自己的罪行,反而是不遗余力的在日本发表着一些抹黑中国的话语,在那里帮着我们的敌人攻击我们自己。

  我们对于他的行为总是想要追究一个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马立诚要不顾自己的国家利益,帮着别的国家说话?

  他先是通过特立独行的行为,引发大众的关注。从前面提到的关于他的例子,我们不难看出,马立诚每次发表自己新的观点时,他总是站在历史的迷茫期,对世界发展的未来展开想象。

  无论是改革开放,又或者是关于中日关系的思考,马立诚总是能够创新地做到突破当下思想的限制,进行思考。这样一个人,当他向着国家的时候,他的影响力是不可小觑的,而当他背叛的时候,他也是影响很大的。

  马立诚走上这条民族自裁的汉奸道路,他甚至是公开的为南京大屠杀来进行辩护。让我们结合他自己的身世思考,一个南京人,缘何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们是百思不得其解,可马立诚好像却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相反,他凭借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说法,可以说是在日本这么风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是一时地弄巧成拙,是没办法让他永远获得好处的。

  作为新时代新青年的我们,应该明白: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种种暴行,是罄竹难书,令人发指的。这是日本帝国主义犯下的滔天大罪,更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勿忘国耻”,是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凤凰马经。都必须牢记的,历史的、血的教训。那种数典忘祖、媚日卖国的无耻之徒,像马立诚之流,是不配被称作中国人的。或许日本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抹掉自己曾经在历史上犯下的过错,但是每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都应该选择牢记历史。

  现如今已经七十多岁的马立诚,早已经不在日本待着了,而是选择了客居香港,这个曾经对中国有着影响力的人物走下了他的神龛,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上一篇:绽放高铁礼仪花!听听院士奶奶的寄语


下一篇:将民营经济打造成为上海改革开放新高地、科技创新新先锋——访上